李更生

  爷已经至少五百岁了但是也不允许买酒来着……莫非少年体型都默认未成年所以不能买酒?可是万叶他为什么可以买酒精饮料!(恼?)而且海岛剧情里面巴巴托斯和万叶都喝了酒啊

薛定谔的买酒

  巴巴托斯:你个酒庄主人居然不给我酒喝!!我巴巴托斯在蒙德做吟游诗人的时候你还是个小毛孩……啊不,你来艮芬德家的祖先还不知道在哪里呢!

  迪卢克:…………

  巴巴托斯:哼~那……再给我来一瓶苹果酒吧!!

  查尔斯:你说什么?(钟离的声音)

  巴巴托斯:我说你们酒庄的主人……!!!???c,摩拉克斯!

  查尔斯:您说老爷什么?(核善的微笑)

  巴巴托斯:(醉醺醺)啊……摩拉克斯不会把我打死吧……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PS:浅玩一下声优梗(我们酒馆酒保曾经可是堂堂岩神啊!)

关于我又做春梦梦见姥爷并且被反攻这件事

就是……emmm……我第一次做春梦梦见姥爷,我,在上面,emm虽然我不知道我是在里面还在坐在上面(就是骑在上面),比较没看过下面的景象所以大脑没有建模,梦里只有我第一视角压着姥爷的场景,下半身没有建模。

然后第二次吧……可能是因为我见到了卡琳娜cos的托马,然后,卡琳娜的身高,是真的很顶,当天还有个cos帝君的,我没和卡琳娜贴贴到,但是和帝君贴贴了,把头靠在了帝君的胸口,前一天晚上我因为看了魈的剧情哭到了凌晨四点,第二天九点起来去漫展,然后看见帝君整个个人就是——帝君!你是我的神!帝君!爹!我爱你啊!你是我的神啊!安全感满满啊!于是乎我就把脑袋埋进去了。(我为什么要说这个呢,你们后面就知道了)

然后,又由于我看了间谍过家家,我就做了春梦,梦见卡琳娜是一位间谍,我好像因为什么事情在逃亡(我经常梦见自己在逃亡),我隐瞒了身份,然后为了完成一个间谍任务,我需要和卡琳娜合作出演一部话剧,卡琳娜饰演了迪卢克老爷,master diluc。

接下来就到了名场面——让我……激动万分

当时,话剧还没开始,剧场内是黑暗的,卡琳娜从外面走进来,外面雷霆刹迹,光线透进来,伴随着雨声和雷神,她走了进来,挡住了外面的光,她从雷光中走向黑暗,走到我的面前,那场面巨有压迫感。

我转身的时候脑袋一头撞到了她怀里,然后从她怀里抬头,看见她从上到下俯视我,现实中人的眼睛,不像游戏里迪卢克老爷那样的猫猫大眼睛,而是属于卡琳娜的深邃的眉眼,立体的五官,她的眼神冷淡,犀利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但是又带着点暧昧……

因为……编剧要求我们在话剧开头法式热吻。

可是,我仰视这她,脑袋里开始了光速思索,首先,我不是女同,我爱老爷,我是小猫的狗,我想做master diluc的狗,(英配里面大家称呼迪卢克为master diluc,迪卢克主人,比较是酒庄的主人)但是我不能把初吻献给迪卢克老爷,虽然我很爱他,但是这毕竟不是真正的迪卢克老爷,不能这么就先出初吻,其次,虽然我是女同,但是我和她不可能,我未来会有喜欢的女生,我很珍视我的初吻,不能这么随意,我还没有谈过恋爱,不能这么突然。

于是,我拒绝了……

我,t,nn,d,拒绝了!

啊!我好后悔呜呜呜就这么和和姥爷和卡琳娜接吻的机会擦肩而过,和同时满足两个欲望的机会擦肩而过,呜呜呜呜为什么。

我当时不知道我在梦境里,我要是知道我在做梦,我肯定就吻了!

后来……我深刻地反思了,为什么我的接吻春梦总是以失败告终——

我:我想接吻

我的大脑:我不造啊

我:你想象一下 快快快 剧情都给你准备好了

我的大脑:我不造啊 想象不出来啊 没内存啊

我:……

我的大脑:要不给你找个理由跳过这一段吧

于是乎——

我每次都拒绝了。

哎……看来,想更好地做春梦,还是得有实战内存。